公告版位
最渴望與你互動的網頁-- http://socio.com.tw/forum

目前日期文章:2013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親美與反美》推薦序—一個已「內化」美國的日本

蔡增家(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亞太所長兼日本研究碩士學位學程主任)

 

日本是個相當矛盾的民族。它既喜愛美麗的事物,卻又極盡黷武;它相當崇尚禮節,另一方面又窮極好鬥;它熱愛新事物,但有時又相當保守念舊;它講究服從之道,又常常桀驁不馴。

日本人的雙重性格,也具體表現在戰後的對美政策上。它表現地如此親美,骨子裡又極力反美。日本會親美,乃因為美國是唯一打敗過它的國家,日本的武士道精神一向崇尚強者、鄙視弱者,你沒打敗它,它就會不斷嘗試以小搏大;一旦你擊敗它,它就會永遠對您俯首稱臣。

二戰期間,美國的兩顆原子彈只擊潰日本的軍事硬體,徹底瓦解日本心防的,是戰後美國盟軍統帥麥克阿瑟占領日本的七年間公布的「公職放逐令」及「財閥解體令」。從此日本徹底臣服於美國,不但沒有自己的軍隊,外交政策上也唯「美」是瞻(美國的外交政策就是日本的外交政策),更成為美國軍事擴張的提款機。

戰後日本的外交政策向來存在「美國派」與「亞洲派」的路線之爭。「美國派」認為一路追隨美國才能保障日本的國家安全與利益,東京到北京的捷徑是經由華盛頓,只要美日關係穩定,中日關係自然就好。「亞洲派」則認為日本身處亞洲,當務之急應是改善與周邊鄰國的關係,而非一味追隨美國。可惜從戰後以來,「美國派」就一直是日本外交政策的主流,2009年民主黨上台後主張的美中等距外交,在普天間基地爭議下都只化為曇花一現。

戰後的日本為何如此親美?為何始終無法改變親美路線?除了美日同盟的軍事因素,是否還有更深層的因素?東京大學教授吉見俊哉的《親美與反美—戰後日本的政治無意識》,就是嘗試要解答這幾項疑問。吉見教授嘗試從社會學及歷史學的角度,解構在2001年恐怖攻擊後,美國高舉反恐大旗入侵伊拉克及阿富汗,引發西方社會及伊斯蘭社會大規模反美浪潮時,何以日本國內卻紋風不動?

原來美國早就從文化、消費及社會三方面進入日本,進而改變日本,作者選定媒介的表象、都市與休閒,以及居住空間等三個方面,來論述日本對「美國」這個概念接納的基準。作者赫然發現:美國對日本的深刻影響不只限於戰後,而要追溯到1853年美國黑船進入東京灣。對日本人來說,美國不再是太平洋彼岸的國家,而是內化為日本社會秩序的一部分,這讓日本成為全世界最親美的國家。

2012年,中日兩國爆發釣魚台主權爭議,使日本國內新民族主義勢力抬頭;美國對釣魚台問題的曖昧,則讓日本政府寢食難安,這種情勢的轉變只會讓日本更離不開美國。當亞洲各國在「親美」與「反美」兩股勢力拉鋸的同時,日本好像只剩下「親美」一種聲音。日本的「親美」也許是來自日本國內政治的無意識,或毋寧說是日本對鄰國即將崛起的一種集體焦慮。

soci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被「美國主義」附身的東亞主體性

陳光興(交大社會與文化所教授)

 

1967年,陳映真的小說〈唐倩的喜劇〉開啟了台灣戰後「親美反共」的後殖民知識狀況的剖析。

 

故事的靈魂人物唐倩,是大陸出生的那一代,她從小與母親被父親遺棄,過著黯淡的童年。或許因為父親留下了惡劣印記吧,她那古板怨婦型的老媽放手讓她將「把男人驅向困境為樂」當成座右銘(p. 127),不少愛慕她的男子於是落難。

 

高中二年級,她崇拜能言善道、教公民的老師,因此曾是熱血沸騰的反共愛國學生。長大後成了文藝女青年,她調動自己的情場經驗,以「露骨的描寫床第間的感覺」發跡(p. 125),此刻碰上了她第二個崇拜的對象,胖子老莫正在讀書界以存在主義引領風騷,她當機力斷甩掉了跟不上思想風潮的詩人于舟。很快的,唐倩的小說立刻更上一層樓,結合從老莫那兒真傳的理論語言與生活實踐─她兩人公開同居被媲美為沙特與西蒙波娃偉大戀情的本土版─她的創作被評論家評價為存在主義在中國文學上的代表作,於是唐倩搖身成為偉大的實踐型女作家。

 

活在親美反共的國度裡,任何思想的左翼部分很自然會被扭轉。1960年代中期正是越戰的高潮,老莫從美國出版的雜誌《生活》、《新聞週刊》、《時代週刊》,收集培養存在主義痛苦與不安氣質的圖片,他對於越共的暴力自殺行徑表示痛心疾首,這些黑衫分子愚昧效忠國際共產主義,「是進步、現代化、民主與自由的反動;是亞洲人的恥辱;是落後地區向前發展的時候,因適應不良而產生的病態」(p. 130)。總之,老莫的痛苦與不安並非來自對第三世界弱小民族的人道關懷,而來自他受到台灣社會的「反共無意識」薰陶的偏狹認識,指向越共的愚蠢所帶來對所有亞洲人的羞恥感。於是,存在主義能對帝國主義進行批判的牙齒就這樣被拔掉了!所有思想一旦「落地」就很自然地與在地的土壤鑲嵌。

 

唐倩這位現在已經是存在主義的小說家,雖崇拜老莫但還保有她與生俱來對付男人的本事。她很快就發現老莫如同一般的知識分子,偽善、外表理性、深沉、憂鬱,滿口仁義道德,一旦上了床就原形畢露:

 

伊覺得: 性之對於胖子老莫, 似乎是一件完全孤立的東西。他是出奇地熱烈的, 但卻使伊一點也感覺不出人的親愛。伊老是在可怖的寂靜中, 傾聽著他的狂亂的呼吸和床第聲音, 久久等待著他的萎潰。伊覺得自己彷彿是一隻被猛獅精心剝食著的小羚羊。然而, 這自然也不是不曾把伊帶到一個非人的、無人的痙攣地帶, 而後碎成滿天隕星底境地。p. 128

 

唐倩期待這位存在主義的理論家會發展出更近人道主義精神的性事方法,沒想到老莫把理論跟實踐脫鉤,性就是性;更可怕的是,一陣衝刺回神後,他可以立刻開始談學問,似乎完全沒有存在主義溫存的一面。雖然如此,唐倩對胖子的愛情越發濃烈,強到祕密懷了三個月身孕,打算複製一位天才思想家。豈料老莫知道後,調了很多書袋,勸說這會破壞他們兩人試婚的形象,逼得唐倩含淚順從,偷偷去了藏在巷子裡的破舊醫院,拿掉他們愛情的結晶。但她沒法忘掉,在那非法墮胎的手術室裡的所見所聞,「只有伊才了解的絕望而恐懼的眼睛;那裡原始的叫喊;那裡的污血、陰(門音)和惡臭」(p. 132)。老莫還是有良心的,過程中他沒落跑,陪在旁邊一直掉眼淚。之後,胖子沒法擺脫殺嬰的深重愧咎感,去勢的恐懼症與日俱增,讓他喪失跟唐倩床上原有的熱情能力。那年冬天,他倆分手了。

 

唐倩是在羅大頭的引領下重現江湖,這位哲學系年輕的助教羅仲其,以新實證主義打敗老莫為首的存在主義,脫穎而出,以科學之名、邏輯為方法的懷疑主義,成為讀書圈裡新的顯學。敘事者對以質疑一切為論述戰略能大行其道提出解釋:不斷詭辯給了犬儒知識分子帶來莫大的快感,同時他們從不提出正面論述的位置,轉進為具有侵略性的質疑,「於是質疑不再是一種苦悶,一種憂悒,而是一種虛榮,一種姿勢」(p. 136),存在主義的式微、邏輯論的興起,有跡可循。聰慧的唐倩跟了羅大頭,當然就揚棄幼稚的過去,加入邏輯實證論新思潮的陣營,也努力學習把這套思想方法融入她的小說。

 

這位老家江西的羅大頭,是出生在富裕人家的獨生子,共產黨來了,家在一夜之間毀了,母親上吊、父親被群眾大會逼死,他一個人流亡台灣。過去這些心痛的經驗,羅大頭刻骨銘心,對任何事都得懷疑,「我是什麼也不相信了。我憎恨獨裁,憎恨奸細,憎恨群眾,憎恨各式各樣的煽動!然而純粹理智的邏輯形式和法則底世界,卻給了我自由」(p. 138),邏輯實證論於是成為他信仰的情感基礎。他甚至公開宣示,對岸大搞反殖民主義、反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建設,都是在搞煽動,不具任何真理價值,對他而言,「真理,是沒有國家、民族和黨派界限的」(p. 139)。好在邏輯實證論的流行範圍基本上是在象牙塔裡,否則當局未必會贊成他的想法,不過這個哲學式的論證或許解釋了大量留學生奔向美國的心情吧!

 

然而,這個追求真理的羅大頭跟老莫一樣,最終會敗在唐倩的裙下,他的理性論證沒法壓倒他深層的嫉妒。儘管唐倩從他這學到許多,老莫還是陰魂不散,像是從老莫那兒學來、睡前得喝上半杯冷牛奶的習慣,就還殘留在她身上,讓他氣得全身發抖;但為了在這場男女的鬥爭中得勝,又得壓抑胸中的妒恨,久而久之染上了神經衰弱的身心症。最致命的是,他在床上無法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如老莫般把唐倩偶而帶向非人的境界。在不斷自我懷疑中,「無窮的焦慮、敗北感和去勢的恐懼」(p.144)籠罩大頭,最後把自己逼瘋,走上絕路自殺了。

 

悲傷至極的唐倩,再次從江湖消失,成為人們「古典的傳說」(p. 145)。第三次重出江湖時,她居然變成人們的罵柄,說她拜金、崇洋、沒有民族意識,只因她跟留美青年喬治H.D. 周在一起了。這位周宏達跟羅大頭一樣都是流亡學生,差異在於他學工程,在舊金山拿到碩士後考進紐約一家大公司,被派來台灣分部處理技術上的問題。對於批評唐倩的人,喬治的回應很直接:「美國的生活方式,不幸一直是落後地區人們所妒忌的對象。」( p . 1 4 6 他出身台灣,熟悉這個地方普遍養成的美國夢,他勸大家別太急,雖然還早了點,但是「這種開明而自由的生活方式,只要充分的容忍,再假以時日,是一定能在世界各地方實現的」(p. 146)。這彷彿在替美國向全世界推銷自己品牌的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卻重新打開唐倩當時破碎的心。相對於胖子跟大頭「那些空虛的知性、激越的語言、紊亂而無規律的秩序、貧困而不安的生活以及索漠的性」,喬治的自信、踏實和舒適的房車,「彷彿有一種生活上實在的東西打擊了伊」(p. 147),她發現另一個真實而又值得嚮往的世界。而唐倩對美國並非毫無保留,當喬治說「中國跟美國比起來,簡直是絕望」(p. 148),沒得好比的,她回喬治,這樣的中國人在那兒不就成了次等人了,一定會造成他被歧視的不快吧!喬治也同意,但這些都不是問題,因為「國籍或民族,其實並不重要。我們該學會做一個世界的公民」(p.149)。世界主義(cosmopolitanism)在1960年代成為知識人的選項,待在美國不是做美國人,是做世界人,尤其是只有在那偉大的國度才有條件做世界公民。

 

發現新大陸的唐倩,在一個月光的晚上,「裝著又驚又喜的樣子」(p. 153),答應喬治的求婚。在豪華而又寂寞的訂婚晚宴上,總共來了包括他們倆的五位親友。大學同寢室的老馬喝著難得喝上一次的洋酒,衷心祝福老室友終於脫離過去的顛沛流離;矮小的老房東躲在一旁什麼都沒說,快樂地喝著他的酒;新娘的媽還是沒能丟掉她棄婦的苦澀,不知道是難過女兒將離她遠去,還是想起不幸的過去,總是掩面哭泣。也是在那天夜裡,唐倩才把自己給了他,喬治的誓言讓她感動的哭了。但也是在那晚,她才發現工程師把房事當成是駕馭機器,讓她不禁產生「一種屈辱和憤怒所錯綜的羞恥感」(p. 155)。但仔細想想,胖子、大頭跟這喬治不都一樣,「知識分子的性生活裡的那種令人恐怖和焦躁不安的非人化的性質,無不是由於深在於他們的心靈中的某一種無能和去勢的懼怖感所產生的」(p. 155),這是唐倩對這幾位發生過關係的男性的整體評價,既然都一樣也就沒啥好挑剔的,這喬治是跟定了。

 

故事還沒結束。唐倩跟著喬治周去了紐約,不到半年就有消息傳回來,她甩了工程碩士喬治,嫁給了在一家大型軍火公司負責研發部門的物理博士,在偉大的新世界開心活著。不錯的是,她沒有丟下她哀怨的老母不管,還不斷把美金寄回台灣,生活的物質條件漸漸好了起來。估計,唐倩也可能過些時候就把老媽接去住住,讓她也能嘗試落後地區沒法享受的生活方式。

 

至於唐倩後來又發生了什麼變化,是不是在美國當上了寓婆,沒寫到。

 

唐倩的喜劇演完了,她在台北讀書圈裡也快速被遺忘。在胖子與大頭之後,沒人有能力取代他們引領風騷,江湖於是沉寂了好一陣子,居然還有惡人造謠說他們是奸細,是「萬惡不赦的共產黨」。看來得等幾年,保釣運動在1970年開始上場,圈子才會再活絡起來。

 

唐倩的喜劇〉捕捉到台灣當時知識界的虛無狀態,在反共體制的前提下,思想界沒有空間對現實進行討論,只能藉由外來理論的表演撐起一遍荒蕪。作家歸納的很精準,來來去去的理論熱,「正如當時的一種新的舞步流行在夜總會一般」(p. 122),它的後遺症似乎有兩個,一個是對於所有現實的關切都得批著理論語言的外衣,說事不能說滿,得留個退路,「理論飛在空中的抽象性」提供了這層保護膜;相關的另一個更嚴重的是,「追趕流行的知識傳統」被逐步建立,半個世紀以來隨著美國學院的風潮起舞,就連具有高度反思性、批判性的存在主義、新馬克思主義,乃至於近期的後殖民研究,都不過是一場又一場上演的戲碼,像流行的舞步一樣來來去去,無法落地生根,也就不可能開花結果。悲慘的是,陳映真1967年把問題提上檯面,即便在1974年陳的同代人郭松棻對學界繼續追擊,但思想界至今仍無法正面回應,知識結構已然固化、愈陷愈深,我們該好好反省,想法突破。

 

嚴肅追究台灣當前的知識困境,1950年代起「分斷體制」的形成是紮根的起點,不只是刺瞎了思想的左眼,也阻絕了分析眼前政治、社會的能力養成,懸空的抽象理論概念成為面對威權體制最安全的屏障。不只台灣,南韓同樣出了很多善用理論概念的知識人,這應該是同一種歷史軌跡的產物,值得深究。直接面對台灣社會的分析,得到1980年代末期解嚴後,在一片知識累積真空的狀況下,只能開著(夏林清稱之為)「拼裝車」上路,翻譯日本、美國對台灣的研究成果,成為難以避免的一條路。陳映真在1990年代主持人間出版社時的台灣研究譯叢,大致可以這樣來理解。這套書不只在當時,直到現在都被視為研究戰後本土社會的奠基工作。

 

〈唐倩的喜劇〉同時也捕捉到外省知識分子的「機會主義」性格,這批流亡的男男女女,在四周沒有足夠的社會資源、沒有大家庭牽制的條件下,為求生存,他們其實彈性很大、可塑性很強,搭配國際環境的結構性連動,快速調整腳步。唐倩所標誌的思想轉變,從存在主義、邏輯實證論,最後務實的把美國夢變成真實生活,這樣的軌跡是多元決定的,她身上濃縮了許多外省知識分子的影子。作家沒有繼續去追這群龐大留美知識分子社群的故事,今天來看或許是該接手追尋的工作。1960年代成形的美國夢造成的深遠影響,沒法脫離全球冷戰與兩岸分斷來理解,知識人身上承載預先被搭好的階梯,一步步麻木不仁地走著,小學、中學、大學、出國讀書,留學等於留美。到我這代的留學生(1980年代),就這麼跟著前人走了二十年的路,無意識地走著。還記得臨出國時,母親耳提面命的教誨:「我們外省人家沒田讓你種,唯一的生存方式就是得把書念好。家裡能做的就是存夠一年的學費,以後就得靠自己了。送走了你哥哥,接下來家裡還得開始存你弟弟的生活學雜費。」她還說:「我們這代人沒有給上一代人什麼,也不要你們給我們什麼,只希望你們能養活自己。」母親的話不知反應了多少外省父母的心境;也不知道是否還有其他父母,一旦卸下把孩子送去美國念書的重擔,就精神崩潰了,這就是分斷家庭的寫實。可悲的是,今天中國大陸的知識界也在重複極為類似的邏輯─來來來,來北大;去去去,去美國。北大、清華儼然成為留美先修班,糟糕的是連中文系都如此。於是,兩岸分享了對於美國的不了情。

 

透過細說陳映真在1967年的〈唐倩的喜劇〉來為《親美與反美─日本戰後的政治無意識》一書的中文翻譯本寫序,目的是在呼應他的基本論點,指出「美國主義」早已深入日本的身體與人心,而這其實是東亞地區整體主體構造的關鍵構成,比起日本、韓國、沖繩等地,親美反共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台灣戰後的政治無意識」,陳映真四十五年前提出的反思至今依然為台灣的思想界所忽視,我們如何能不自責,但沉溺在內疚中無助於事,《親美與反美》有如及時雨一般再次將我們淋醒,逼迫我們扛起責任。2012年回頭來看,吉見俊哉對於日本(Yoshimi 2000, 2003)、鳥山淳對沖繩(Tor iyama 2003)、柳善榮對南韓Yoo 2001)與陳光興對台灣的分析(Chen 2001)是理解美國何以「內在化」東亞地區的「集體研究」。幾乎在同一個時段,這些書寫針對自身所處的社會揭示主體性中揉合對於「美國」說不清楚的愛恨情仇,在2000年後的兩三年間,這樣集中湧現的美國主義論說,似乎不約而同反映出:東亞地區已出現面對自身「美國性」的契機,必須透過三位一體的「去殖民、去冷戰、去帝國」工作,全面清理「剪不斷、理還亂」的欲望、身體與思想構成的主體性(陳光興 2006),也才能慢慢擺脫至少是一甲子「美國在東亞」的夢靨。

 

吉見教授是我個人二十年來長期交往的好友、學術思想上的親密戰友,看到他《親美與反美》中文翻譯的出版,很是為他高興,對於不懂日文的我而言,有幸先賭為快,知道他在「美國主義」的領域中在繼續集結、深化他的思考,不免也提醒我自己不能在對應的中文語境中停滯不進。這本書延續著吉見他一貫的方法論,以社會史與文化史的路徑,拉長時間的縱深,深入問題意識所展開的關切。作為思考「親美反共」主體構造的同路人,我很願意向中文的讀者介紹這本重要的著作,藉此期待中文地區能夠透過更為寬廣的參照,特別是中國大陸以高鐵的速度迎頭趕上「親美反共」熱潮的大浪中,我們更該「撥亂反正」,逐步開啟「脫美返亞」的思想運動。

soci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書 名:港都百工圖:商品拜物教的實踐與逆轉

All Walks of Life: When Workers of Kaohsiung City Encountered Commodity Fetishism

出版日期:2013.1.1

作 者:謝國雄

規 格:15.5*23

頁 數:490頁

平裝:300元  I S B N:978-986-03-5218-4
精裝:350元  I S B N:978-986-03-5217-7

 


 

 【內容簡介】

港都高雄各行各業的勞動者如何經驗資本主義?他們如何回應資本主義,從而讓資本主義在台灣以特殊的樣態出現?同時萃取與掩飾剩餘價值」是資本主義勞動過程的運作原則,港都勞動者提出的挑戰是:資本主義萃取剩餘價值,真的需要掩飾嗎?掩飾得了嗎?本書作者參與高雄市勞工博物館的籌劃,得以運用勞工口述歷史與工廠檔案等資料來回答這個問題。

行業傳統的師傅、唐榮鐵工廠以及美麗島工廠的勞資雙方,都不迴避剩餘價值的創造與萃取,甚至一起擁抱,爭議起於剩餘價值的透明但不公的分配。即便雇主企圖掩飾剩餘價值的創造與萃取,也因為霸權經營本身就有內在的弱點、並存的多樣薪資制度、十分透明的績效獎金運作,以及勞動者各種創意的行動,而功虧一簣。港都勞動者既擁抱卻又看穿商品拜物教,「全括的商品霸權」的兩可性扮演了關鍵的角色。

同時萃取與掩飾剩餘價值」是商品拜物教的展現,而商品拜物教涉及了結構力量與行動的關係。本書重新概念化了「行動」,一是確立「行動」在分析上的自主地位,二是行動中介結構力量有不同的樣態,三是這些不同的樣態本身即具有另一層次的中介效應。本書也提出新論點:結構力量的呈現樣態(現身或者不現身、以何種方式現身、現身後是否會變身等)可以強化或者掩飾結構力量,從而是結構力量不可或缺的一環。最後,本書確立「存在感」這個新的基本議題,如工作的慣行不僅體現了薪資勞動及普羅化,更讓勞動者切身體會到「薪資勞動是生存唯一的軸心」,從而讓資本主義存在化、唯一化與隱身,但失業也激起了勞動者質疑薪資勞動的意義。藉此,我們可以重新定位志願性順服,偵測到將結構力量「去物化」的可能,並且體現「西方個案化、在地普遍化」。


【作者簡介】

 謝國雄

美國柏克萊加州大學社會學博士,現任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合聘教授。著有專書“Boss” Island: The Subcontracting Network and Micro-Entrepreneurship in Taiwan’s Development (1992)、《純勞動:台灣勞動體制諸論》(1997)與《茶鄉社會誌:工資、政府與整體社會範疇》(2003),並主編《以身為度,如是我做:田野工作的教與學》(2007)與《群學爭鳴:台灣社會學發展史,1945-2005(2008) 


【目錄】 

第一章知識圖譜:志願性順服、商品拜物教與結構/行動
一、西方勞動研究圖譜
二、台灣勞動研究圖譜
三、本書的定位與貢獻
四、預覽《港都百工圖》

第二章起草:勞工博物館與社會學介入
一、籌設高雄市勞工博物館
二、社會學介入
三、港都略史

第三章混沌初開:行業傳統中「勞」「資」範疇的生成與變化
一、皮鞋業:「勞」「資」範疇的流動與固定
二、鐵路貨物搬運業:勞資範疇的浮現與分化
三、計程車業:「勞」「資」範疇的模糊邏輯
四、派報業:未曾清晰浮現的「勞」「資」範疇
五、電影辯士業:來不及形成的現代勞資範疇
六、結論

第四章大熔爐:唐榮鐵工廠的政治經濟學
一、由民營到省營
二、關廠:孰以致之?
三、結論

第五章「倩」、包與命:大熔爐中的商品拜物教
一、謀職與失業
二、勞資關係
三、薪資制度
四、以物件為中心的現場生活
五、工會經驗
六、存在感
七、結論

第六章宇宙的「生意」:「合理化」的理想與轉折
一、鴻圖霸業:經營之神王語錄的啟示
二、咨爾多士,企業中堅

第七章寂靜之聲:「合理化」的底層
一、膠片狂想曲(作為現實的一部分)
二、膠片社會學(小說的社會學評論)
三、寂靜之聲
四、未完成的「合理化」交響曲

第八章成圖與留白:同時看穿與擁抱商品拜物教
一、商品拜物教與結構力量的呈現樣態
二、作為中介的行動
三、重新概念化「結構力量與行動」
四、存在感
五、真正的國際化:西方個案化與在地普遍化
六、社會學與哲學的互動

參考文獻

soci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書籍編號:JM03
書 名:親美與反美戰後日本的政治無意識
原書名:親美と反美戦後日本の政治的無意識
出版日期:2013.2.22
作 者:吉見俊哉
譯 者:邱振瑞
校 訂:李衣雲、李衣晴

規 格:13×19 cm
頁 數:256頁
定 價:250元
 I S B N:978-986-6525-66-7


【內容簡介】

曾經極度反美的日本,二次大戰後為何如此親美?

美國文化如何悄悄住進日本的日常生活、滲透日本人的意識?

日本當代最活躍的文化研究學者吉見俊哉

以銳利的視野、細膩的手法,抽絲剝繭日本人對美國的愛恨情仇

本書回顧日本近代的歷史,剖析「親美」與「反美」意識的變化,指出日本最終被貼上「親美」的標籤,不只出於表面上政治、經濟或軍事的因素,而是在深層的日常生活與心理層面,早已將美國內化卻不自知。

在台灣同樣也常不經意地聽見或提起:美國月娘卡圓、卡大粒;沒那個美國時間、吃那個美國仙丹。曾幾何時,美國代表又大又強、人生夢想,已不知不覺成為我們意識的一部分。強權的極致展現,不是窮兵黷武、耀武揚威,而是滲透文化、消費與日常生活,連結人們的欲望和情感。 

藉由本書的析論,必能讓我們產生自覺,擺脫內在的「政治的無意識」。


【各方推薦】

難得有社會科學的書可讓人一口氣看完,且回味再三。吉見俊哉的《親美與反美——戰後日本的政治無意識》清晰、簡潔,不吊書袋,論述始於19世紀中葉,直到二次大戰後,美國政治軍事的暴力與佔領伴隨著消費文化的潛移默化,如何編織著親美/反美的複雜、多重線頭,構成了當代日本社會與日本人精神狀態的重要基底。此書尤其讓我們反思美國在冷戰與後冷戰進程上,對東/北亞國家型塑不可忽視的精神面向:通俗音樂與「摩登生活」。正是這種追求「現代生活」的驅力,美國從「暴力的他者」轉譯為「進步的內化自我」。吉見俊哉的敘事也成為我們重新審視台灣政治無意識的重要參照。——何東洪/輔仁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

這本書延續著吉見他一貫的方法論,以社會史與文化史的路徑,拉長時間的縱深,深入問題意識所展開的關切。作為思考「親美反共」主體構造的同路人,我很願意向中文的讀者介紹這本重要的著作,藉此期待中文地區能夠透過更為寬廣的參照,特別是中國大陸以高鐵的速度迎頭趕上「親美反共」熱潮的大浪中,我們更該「撥亂反正」,逐步開啟「脫美返亞」的思想運動。——陳光興/交大社會與文化所教授


【作者簡介】
吉見俊哉 Shunya Yoshimi
東京大學大學院情報學環教授、東京大學新聞社理事長;曾任東京大學社會情報研究所教授(學科已重組)、情報學環學環長。2009年起擔任東京大學新聞社理事長。學術專長為社會學、文化研究。研究領域包括視聽眾研究、全球化、技術的社會建構、大眾文化等。


【譯者簡介】
邱振瑞
著名翻譯家與作家。其作品以寫實批判風格見長,故事情節引人入勝,文字凝練流暢、描景生動細緻,尤以擅長刻劃底層人物的生活困境、移居他鄉者的精神漂流、人性中的罪與罰,以及政治與性的異化,是台灣中生代作家中的異色奇音。譯作:三島由紀夫《不道德教育講座》(大牌)等四十餘冊;曾出版小說集《菩薩有難》(商周),《來信》是其第二本中短篇小說集,值得閱讀與震撼。


【各章簡介】
序章概略描述世界上「親美」與「反美」的趨勢變化,藉以凸顯日本獨特的「親美」意識,並指陳以政治經濟、國際關係、地緣政治學等鉅觀層次,在解釋日本親美現象上的局限;繼而提出輔以大眾文化、消費主義等微觀層面來解釋的企圖。

1章概灠從幕府到戰爭時期的近代日本如何接納「美國」,快速探討「自由」聖地的形象、大眾文化階次的美國主義,以及現代主義中性別議題的面向。接下來三個章節中,將以三個層次討論戰後日本如何接納「美國」:麥克阿瑟與天皇(國土空間)、鬧區與海灘(都市空間)、占領軍住宅與家電(居住空間)。

以時代而言,第2章屬於占領期、第3章是從1940年到1950年代、第4章則是以1940年代到1960年代為中心。全書瞄準的是,從占領期到1960年代,美國主義在日本的重層作用。在這戰後日本視線的重層變化中,被割捨與遺忘了什麼?之中又建構了怎樣的戰後日本主體?這一切又如何從戰前以連續的方式支持後帝國的秩序?是本書要回答的問題;最後由終章作總結,希望日本能真誠反省因日美「擁抱」所隱匿的各種問題,誠實面對亞洲人民與歷史,從而找回日本的主體性。


【目錄】
推薦序/陳光興 被「美國主義」附身的東亞主體性     
推薦序/蔡增家 一個已「內化」美國的日本

序 章 戰後的日本是親美社會?
       

1—逐漸興盛的「反美」浪潮    

2—「親美」日本的歷史由來    

3—觀察「美國」的各種視線    

第1章 美國所象徵的現代化——「自由的聖地」與「惡魔英美」       

1—美國乘著黑船而來

2—對「自由之國」的想望與挫折     

3—如今,是否還存有非美式的日本 

4—惡魔英美與美國的誘惑

第2章 占領軍「美國」       

1—麥克阿瑟的到來   

2—「占領」的抹消與凡人天皇的現身     

3—元帥、凡人天皇、偽天皇    

4—誰塑造了這種女人

第3章 美軍基地與湘南男孩               

1—從基地滲出的「美國」

2—從基地之街到流行之街

3—基地裡的美國海灘上的美國     

41950年代日本的「反基地」與「依存基地」     

第4章 「美國」就是我家   

1—嚮往的American Way of Life      

2—電視進入家戶       

3—「太太」主導的家庭電氣化 

4—引以自豪的Made in Japan   

終 章 「親美」的超越方式——戰後民族主義的無意識

1—冷戰與反美民族主義——從韓戰到反基地抗爭   

2—來自越南反戰運動的質問    

3—外在的美國 內在的美國    

   後 記   

soci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