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我就認為歧視是不對的,而現在就是克服這些困境的時候…在我們為那些在民主與基督宗教之下的理念所努力以前,我無法做壁上觀,眼睜睜看著歧視與不公義存在在那裡,看著恐怖與懼怕存在在哪裡,而我卻什麼事都不做。

我想要在這個夏天去密西西比工作的原因是…有好多事情等待著我們去完成…需要很多的工作夥伴來做…但更重要的是,我覺得有必須要幫忙。這麼多事要做,人與人之間存在著這麼多的隔閡等待打破,有這麼深的仇恨等待化解。我認為在密西西比的情況是最嚴重的,在那裡打擊因無知而生的隔閡、恐怖與懼怕的工作才剛要有效展開,我想貢獻所能,我們才能建立起一個可長可久、「人人享有自由與公義」、真正超越膚色的社會。

一百年前,解放黑人的宣言被簽署了。十年前,學校裡種族隔離的制度被下令要打破。今日,密西西比的黑人仍然等待從多重的隔離制度綑綁下得到解放。僅管如此,他們不再被動接受政治、經濟、社會、教育上的種種束縛。現在,他們急切地即將展開行動。

  現在,我也急切地即將展開行動,因為我已被動地等待了這麼多年了。在無止盡的討論裡,我以哲學的語言思想人類的本質,試圖建立道德行動的基本原則。一直以來,我抱持著以自由派自居的超然距離,平心靜氣地看待James Baldwin的斥責與Pete Seeger的哀歌。隔年,我進入研究所過著專注學術的日子,開始做起了長期的醫學研究,致力於減輕人類的痛苦。

  然而,這種缺乏身體力行的倫理思辨與知性工作是空洞的,對於在密西西比向頑強的不公義進行的抗爭也是全然無用的。光有同理心卻沒有行動的時代早已過去,現在的我急切地將展開行動 。

 

*節錄自《自由之夏》,頁61-62。Doug McAdam 著/黃克先 譯/群學出版有限公司出版

相關文章

《自由之夏》精彩試讀

《自由之夏》新書訊息

延伸閱讀

社會運動的年代:晚近二十年來的台灣行動主義 

四海仗義:曾茂興的工運傳奇

綠色民主:台灣環境運動的研究

當代台灣社會的族群想像

soci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