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要發展漫畫,很大一個問題就是它能不能標準化。可是現在的漫畫家沒有這樣的積累;再來就是,什麼叫「臺灣漫畫」?

其實日本很多漫畫家是助手出身,在出道之前他一邊玩同人誌、一邊當人家的助手,所以他在畫工上可以有很大的進步。另外,日本整個編輯制度很完整,也許你會說編輯主導,漫畫家創意的空間比較小,但是相對的,我們以標準化的程度來看,他的成品品質是比較穩定的。你要大眾化的商品,很大一個問題就是它能不能標準化。

臺灣現在的問題就是沒有辦法標準化,這樣講可能是我個人主觀的意思,臺灣讀者已經接受日本漫畫的文法這麼多年,他習慣的就是這樣一個敘事體系,你說臺灣要用自己的漫畫去搶這些讀者,要用一套跟日本漫畫完全不同的敘事體系,在臺灣可能就是沒有辦法搶到那個人口,因為一開始大家一定會覺得這個漫畫看起來很怪。所以你說臺灣的漫畫要能跟日本漫畫對抗,一定要經過一段時間的積累,可是現在第一個就是漫畫家他沒有這樣的積累,他可能只是片斷的、同人誌式的作品。

第二個就是臺灣從九○到二○○○年一直強調「臺灣漫畫」,什麼叫「臺灣漫畫」?好像一定要畫民俗、畫媽祖、畫哪吒封神榜才是臺灣的本土,你說小丸子是日本漫畫沒錯,那鋼彈呢?鋼彈跟日本有什麼關係?它不是日本動畫嗎?可是沒有人會懷疑它不是。

重點是臺灣漫畫能不能有它自己的敘事體系、能不能開始把自己的東西納進來。所以,我覺得其實不用去強調我們的形式是不是一定要跟日本有所區隔,那是發展過程中自然會發生的事,不是一開始就說我要跟他們不一樣;如果要大眾化、要搶這一塊讀者群,你不可能一開始就說我要跟你不一樣。當然,你也會說要是完全一樣,臺灣可能根本就比不過,這其實是兩難,臺灣這十幾年來一直沒辦法突破這個問題。

像《CCC創作集》其實是很值得鼓勵的,終於有人把日治時期的東西拿出來畫,把臺灣本土的故事當成故事背景,這在過去不會看到的。臺灣九○年代的漫畫都是架空型的,制服就是水手服,學校都長得跟日本學校一樣,內容不是談戀愛就是打鬥,不然就是畫中國古裝故事,跟臺灣好像一點關聯都沒有;像黃佳莉之前畫的《守護‧靈 touch》,也很值得讚賞。我覺得其實臺灣有自己的東西可以說,就像東立的范總就有說過,如果臺灣的作品是真的能夠把臺灣日常生活的要素放進來,一定會很賣。

如果你不能畫出臺灣日常生活的要素,想畫武打、畫架空,一定畫不過日本的編劇,因為臺灣的漫畫是單打獨鬥,就是漫畫家一人想故事,可能會跟編輯討論,可是一個編輯要負責四、五個漫畫家,跟你的討論時間也很短,你就是單打獨鬥,除非你是全才,不然要自己創作出一個故事很好、很完整的作品,是比較難的。

(節錄自《讀漫畫》作者專訪,p.23-25,李衣雲著,群學出版社,2012/9出版)

 

 comic   

延伸閱讀

畫裡乾坤大,書中日月長──女兒的漫畫世界(《讀漫畫》跋)

 

 

 

創作者介紹

群學出版有限公司

soci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