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自己處在一個無人聞問、眼神迴避、沒有監視器的空間裡(巷道、公園、大賣場、派出所、學校……),你會臆想發生了什麼事情?哇!感到終於自由了!不再受到監控?錯,通常我們會覺得,監控的手法愈來愈高招,愈來愈難識破。這就是我們的真實處境,每人都懷疑自己被監聽才得存在(我被監聽,所以我存在),但希望前提是:請不要粗魯地說破或刺穿(更千萬別說:沒人想監聽我)。請監控我,但請文明行事,使我確認我在社會之中未被遺忘/棄,使我確認體制沒有留下我,請這樣對待我,我才能有安心感。

高夫曼在《精神病院》裡描述的「忘我活動」,正在台灣社會真實上演。從生命中被奪走、浪費、摧毀的、報廢的時間,幾乎全用來回應全控機構化的台灣社會,我們全神貫注、抽離自己、集體共同地忘卻了真正的處境,自我吞噬。

本場演講中,講者將指出台灣社會的全控機構化特徵及其實現,同時也好奇追問,這場大家一起來的集體療程,可抵的彼岸何在。

 

【時間】

2013/10/2(三) 19:00-21:00

【地點】

公共冊所(泰順街24號地下室,近台電大樓捷運站)

【講者】

陳惠敏

清大人類所碩士,東海社會系博士,現任台大社會系專案助理教授。2003年起任《文化研究》(Router: A Journal of Cultural Studies)執行編輯,曾任文化研究學會秘書長、理事,同時也是台灣監所改革聯盟成員。研究主題是公共社會學、文化研究及文化社會學、毒品與癮文化研究、排斥社會研究、身體研究、都市民族誌、醫療社會學等。研究興趣集中在全控機構及偏差治理,關切劃界與界線轉移的社會背景、軌跡、文化作用及政治效果,特別是在不正常的人與不正常舉止的界定上,博士論文處理的是女子監獄民族誌,持續發展與進行中。近年來,也將重心放在社會學的公共實踐上,希望和學生一同進入社區,以社會學的反身思考為基底,進行社會實踐。

soci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