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幾年來一直在譯韋伯原典,只有兩次例外。一次是研究生時代開始對韋伯學說產生興趣時,譯出了紀登斯(Anthony Giddens)的《資本主義與現代社會理論:馬克思、涂爾幹、韋伯》,再就是這次譯出林格(Fritz Ringer)所著的這本《韋伯學思路》。

 

德裔的林格早年以研究德國現代學術中人的獨特性而聞名,而後擴及英法德歐洲學圈的比較研究,九○年代起專致於韋伯的生平與學說,最後寫出了這本集其心血的著作,然後不到三年便過世了。讀過此書便可知他有多麼了解如何為學生吸收韋伯知識遺產提供方便法門,而他四十年的講壇經歷也可在書中對美國多所著墨這點上窺得端倪——他一心想讓台下的美國學生理解非常德國特色的韋伯。

 

當然,韋伯不止是德國的、歐洲的、西方的。通過林格的苦心安排、濃縮取萃,讓我們感受到韋伯並未因其作品卷帙浩繁而造成財富的夢魘(cauchemar de richesse),反倒是要讓我們為自己的無知感到汗顏。一個人的心智可以宏大到什麼程度?林格讓我們認識,韋伯既深沈又寬廣,面對世情,是那麼清醒明靜,一腔熱血總透過才學而冷凝為嚴正的論述,一篇篇的作品卻又讓人讀來訝然嘆服不已。二百多頁的篇幅裡,概念的湧現如潮水奔來,我們看到韋伯從社會學家的觀點來看待歷史、宗教、法律、政治、文化,用概念與模型的建構來闡述各個領域的實質內容,得出其「可能的」發展方式與發展方向,再將之應證於真正的歷史場景而讓來龍去脈「立體」呈現,從而企及歷史學家的事業。一本書裡含攝這樣豐盛的知識內容,這麼緊湊的知識密度,可能會令人讀得換不過氣來或者消化不良;所幸,書中徵引的大部分作品都已經有了中文譯本出版,讀者可以在自覺精彩處或緊要處按圖索驥,細細品味原文脈絡,既可緩一口氣,也當會更有所得。

 

此外,本書中凡徵引韋伯作品《宗教社會學論文集》和《經濟與社會》的段落,大致不出康樂先生和筆者先前譯出中文本的範圍(前者包括《宗教與社會》、《中國的宗教》、《印度的宗教》、《古猶太教》、《基督新教倫理與與資本主義精神》,後者包括《支配的類型》、《支配社會學》、《宗教社會學》、《法律社會學》、《城市的類型學》、《經濟行動與社會團體》)。最重要的是,由錢永祥先生操刀的韋伯兩篇演講稿中譯文著實精彩(見《學術與政治》),筆者才情不足以有所更易,凡徵引處只能拜服迻用。

 

從第一次閱讀這本書,到決定將它譯出,再到把書譯完,編校審對,匆匆五年已過。由於讀書習慣使然,每遇好書總要細細地讀,讀著讀著自然就有了翻譯的衝動。康樂先生因此規勸我,要把工夫精力花在經典上。這本導論性的著作自非經典,而是經典的導讀引介,藉由經典著作的貫穿而帶出對經典人物的詮釋。相對於為知識做出原創性貢獻的學者,翻譯者頂多只是知識的傳播者。所以,把一本好書譯壞了,是莫大的罪過,不僅辜負了學者對知識的貢獻,也阻撓了知識的傳播,甚至扭曲破壞知識,從而誤導了他人,良心事業變成了一樁糊塗事。但願自己並未犯下這種既浪費筆墨紙張又白耗讀者時間心神的壞勾當。更願多方嚴加批評指教,讓筆者「與人分享學問,便是個幸福人」的願景更趨真實。

 

創作者介紹

群學出版有限公司

soci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